生命書寫

人生最後相聚,用心陪伴用愛放手

~~【死亡咖啡館】之秋山堂座談精華()

楊子佛教禮儀.臺中訊】
 
最令她感到安慰的,是全家人能同心協力守護著孩子直到命終,在最終道別的那一刻,彼此心中都只有滿滿的愛和正能量,不存半點遺憾……
 
應邀與談的「楊子佛教禮儀公司」中區負責人楊子牧師兄,特別在活動中分享了侑賢小菩薩的媽媽如何化悲傷為勇氣,用心用愛陪伴兒子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的故事
▲國美館秋山堂 11 月中旬的這場「死亡咖啡館」活動,雖是以「喪親的失落與悲傷」為主題,但交流討論的範疇卻不局限於「喪親之後」。
 
及早談死預立醫囑,有助於生死兩無憾

 
國美館秋山堂 11 月中旬的這場「死亡咖啡館」活動,雖是以「喪親的失落與悲傷」為主題,但交流討論的範疇卻不局限於「喪親之後」。
 
活動發起人郭慧娟老師認為,若能在親人臨終階段,做到「好好陪伴」,完成人生四道(道謝、道愛、道歉、道別),將更有助於接受親人離世的事實,進而早日走出悲傷。
 
郭老師更進一步指出,如果大家都能夠提早和家人談論「死亡」這件事,相信更能減少生者與逝者的遺憾,讓生死兩相安。
 
至於「死亡」話題的討論,除了交代自己期望身後事該如何辦理(例如奠禮儀式、安葬方式),更重要的是——預立醫療決定!
 
預立醫療決定,亦即事先簽署相關同意書,指明處於特定臨床條件時(例如末期病人、重度失智、不可逆之昏迷狀況等等),希望接受或拒絕的醫療照護方式(例如當病情無法好轉時,是否接受插管、電擊、注射等只能延長瀕死過程的「維生醫療」)。
 
郭慧娟老師表示,曾經遇到過有些長輩來參加「死亡咖啡館」活動後,決定預立醫囑,誰知當他們把同意書拿回家請兒女簽名時,家人卻拒不簽字,最後老人家不得不另找朋友、鄰居幫忙簽署見證。
 
因此,不難想見,隨著《病人自主權利法》在 108 年 1 月 6 日正式上路,諸如上述的狀況,屆時勢必更加有增無減。
 
但是,預立醫療決定,確實是有必要的。畢竟人生無常,危急狀況往往突如其來,教人措手不及。幸而臺灣人如今擁有了亞洲第一部《病人自主權利法》的保障,讓我們得以在危急狀況發生之前,就能預先決定自己臨終時「要在身上留多少條管子」!
 
▲臺中榮總安寧緩和主治醫師朱為民,多年來積極推廣「預立醫療決定」,在 2018 年出版的《人生最後的期末考》一書中,與讀者感性分享自己父親人生最終的故事。
 
親人臨終階段,該如何面對?

 
應邀與談的資深護理師張靜安,曾在臺北榮總安寧病房服務多年,她在座談會現場拋出了一個看似詼諧實際上卻很嚴肅的問題:
 
「你能接受自己臨死的時候,身上插多少條管子?」此處所謂的「管子」,包括氣管內管(供應氧氣)、鼻胃管(餵食用)、點滴管(供應水分或營養)、尿管等等。
 
張靜安說,這個問題她曾在課堂上問過很多學生,結果總是毫無例外,每個人的回答幾乎都是「一條都不留」!
 
令人遺憾的是,多年來她在醫院見到的家屬,大都捨不得任由重病的親人「餓死」或「渴死」,於是乎往往會選擇插鼻胃管,即使病人抗拒,結局通常還是至死不拔管……然而,設身處地想一想,我們自己都不願意忍受的折磨,又何忍加諸在親人身上呢?
 
事實上,臨終病患真的不需要水和營養了!過多的水分,只會讓人往生時全身水腫。據張靜安的觀察所見,身體脫一點水,病人反而能走得比較輕鬆。
 
更重要的是,往生者身上留下的管子愈多,死後拔管時,家屬會愈心痛。因為每拔一條管子,就留下一個洞,有時甚至出現血水溢流不止,生者看在眼裡,更是痛上加痛。
 
郭慧娟老師另外補充提及,在病患往生之際,家屬倘能一同參與遺體護理的過程,也有助於接受親人死亡的事實。
 
對此,張靜安則特別強調,遺體護理的參與與否,須視個人的心理接受程度而定,無法接受的家屬大可拒絕參與。儘管如此,她還是很鼓勵家屬參與遺體護理,因為這是真實面對喪親悲傷的起點——家屬必須從此開始習慣「這個人以後都不存在了」的事實。
 
【護理師小補充】安寧居家療護之常見問題:
Q:如何才能確認病患嚥氣了呢?
A:拿鏡子或衛生紙,放在病患鼻前,即可知是否還有鼻息。

 
▲人生無常,若能預知死亡的話,我們會怎樣向家人、向世界告別呢?生者又該如何習慣「這個人以後都不存在了」的事實呢?一起來看看日本動畫短片《象之背》(象の背中),象爸爸一家人如何面對死亡的故事吧!
 
用心陪伴臨終親人,告別時刻用愛放手

 
那麼,臨終階段的陪伴,究竟該怎麼做才能了無遺憾呢?
 
應邀與談的楊子佛教禮儀公司中區負責人楊子牧師兄,特別在活動中分享了兩年前結緣的一位家屬的心路歷程:
 
這位 30 多歲的年輕媽媽,在初次接觸時,告訴楊師兄她的兒子侑賢年方 14 歲,卻在國一那年暑假確診罹癌,歷經近一年的反覆治療折騰——開刀、化療、放療。三個月後,復發!再開刀、再化療、再放療。三個月後,再復發!……
 
最後,醫生終於告訴侑賢的父母,孩子的病已經沒有治癒的可能了。身心都承受著痛苦煎熬的孩子,滿懷恐懼地告訴爸媽,自己很想活下去。望著孩子害怕不安的神情,侑賢媽媽心都碎了。幾經天人交戰,她決定放手,不再讓孩子飽受無意義的療程折磨。
 

國美館秋山堂 11 月中旬的這場「死亡咖啡館」活動,雖是以「喪親的失落與悲傷」為主題,但交流討論的範疇卻不局限於「喪親之後」
▲應邀與談的「楊子佛教禮儀公司」中區負責人楊子牧師兄,特別在活動中分享了侑賢小菩薩的媽媽如何化悲傷為勇氣,用心用愛陪伴兒子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的故事。
 

最後的路,陪他好好走完
 
那段日子,從無宗教信仰的她,瘋狂查詢各大宗教的教義思想與生死觀,最終她找到了與自己想法最相應的佛教,也因此找上「楊子佛教禮儀」,為兒子諮詢身後佛事的流程與規劃。
 
「人生的終點,並不是生命的結束,而是無限的延伸以及圓滿的連續。」聽完楊子牧師兄轉述分享的聖嚴師父法語,侑賢媽媽大受感動,決定依照楊師兄的建議,以佛法幫助孩子重建心靈的安定——
 
她告訴孩子,死不可怕,只不過就像是出國,到另一個國度去;而下一期生命的去處,可以由自己的強烈心念決定,只要堅定相信佛菩薩,一心一意誦念佛號,那麼,當最終的時刻到來時,佛菩薩自會來接引他到佛國去,重新展開新生命、新生活。
 
無有恐怖,歡喜決定身後事
 
在媽媽的引導下,侑賢漸漸放下了惶恐不安,以念佛來消除恐懼和痛苦,學著把心安住在佛菩薩身上。
 
在家人的陪伴下,侑賢不但親自聆聽了解自己的佛事儀程,更親自挑選自己的遺照和入殮服裝,甚至親自參訪法鼓山的道場和植存園區,很歡喜地決定自己死後要以植存的方式回歸自然,徜徉在藍天清風綠野鳥語中。
 
更難得的是,侑賢在死前特別交代了他戶頭裡幾萬元存款的處置安排,除了回饋父母幫家裡繳房貸,他還捐給民間機構,幫助和他一樣飽受病苦的孩子。
 
楊師兄每憶及此,總是忍不住感動,他從來沒見過年紀這麼小的孩子,在面對死亡時,還能夠這樣的安定。
 
而侑賢媽媽也深信,孩子能在全家人的陪伴下,無憂無懼地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真的是很有福報的善終!除了深深慶幸自己當初的決定,更讓她安慰的是,全家人能同心協力守護著侑賢直到命終,每日相互道愛,在最終道別的那一刻,彼此心中都只有滿滿的愛和正能量,不存半點遺憾,生死兩相安的同時,失去至親的傷痛也宛若獲得了療癒。
 
楊子牧師兄說,「生命教育」是禮儀師工作的一環,更是這份工作所賦予的神聖職責。見到往生菩薩和家屬,因為正確認知生死,了解生的偶然與死的必然,認識生命旅程的意義,從而真正安心放開彼此緊繫了一生的緣分——那份感動,就是禮儀師工作最大的回報。
 
▲2015 年全球最催淚的極短篇動畫《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RAM WIRE),由此動畫改編的繪本,臺版譯名為《雲上的阿里》,敘述羊媽媽母子天上人間相互思念的故事,既動人又療癒,值得推薦給擁有同樣傷痛的人間父母。
 

(~待續)
 
 
延伸閱讀:【黃勝堅醫師談善終:最美的人生四道故事】、【生死相安,遠離顛倒恐懼




 
 

自 2014-03-01 起, 您是第 240,285 位訪客, 今日您是第 37 位訪客
Copyrights © 2013 leni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