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

在人生的中站大清倉

楊子佛教禮儀.臺中訊】
 
像林清玄這樣因心肌梗塞而在睡夢中辭世,固然是一種「善終」,但毫無心理準備的死別,往往徒留生死兩遺憾。那麼,我們究竟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好好面對死亡,做好死前的準備呢?
 
這一切都得感謝母親,因為她曾如此鎮靜的規畫自己人生的最後
▲我們不一定非要等到死期將至,才開始倉皇準備面對死亡。誠如〈在人生的中站大清倉〉一文的作者秋禾所建議,來到五十歲的人生中站,就可以考慮動手「大清倉」囉!

 

急症發作猝逝,往往徒留生死兩遺憾

才邁入2019年,便驚傳六十五歲的知名作家林清玄,因心肌梗塞在睡夢中辭世。也許有人會認為,急症發作猝逝,是一種零痛苦的「善終」,但這若是發生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生者多半難以接受突如其來的死別,逝者又何嘗沒有遺憾呢?
 
這裡有個問題,想邀請大家一同思考:你需要多少時間,才足以好好面對死亡呢?或者說,要用多少時間,才能做好死前的準備呢?
 
莫怪《英國醫學雜誌》前主編,史密斯(Richard Smith)醫師會說:癌症,是最好的死亡方式。因為罹癌者已預知死期,可把握有限時間完成「人生四道」,道謝、道歉、道愛、道別,行有餘力者,甚至可能還來得及實現此生未竟的心願或夢想,正如同 2007 年的美國電影《一路玩到掛》(The Bucket List)片中的兩位末期病患。
 
學佛多年的作家林清玄今年 1 月 22 日辭世,家屬於兩日後在他的微博上發布了一封致讀者的公開信,提及死亡就像是移民或搬家,無須悲傷,因為「總有相逢之日」
▲學佛多年的作家林清玄今年 1 月 22 日辭世,家屬於兩日後在他的微博上發布了一封致讀者的公開信,提及死亡就像是移民或搬家,無須悲傷,因為「總有相逢之日」。(公開信與照片之截圖,取自林清玄微博。林清玄親筆「一生一會」,截圖自其微信公眾號「林清玄讀書會」)


最後一堂課:死亡,一如出國或搬家

同樣以「面對死亡」為主題的《最後一堂課》(The Final Lesson),是 2016 年上映的法國電影,改編自人權鬥士蜜海兒的傳記《那就 10 月 17 日吧!》,講述一位九十二歲高齡的老婦人,為自己爭取生命善終權的故事。
 
在此姑且不討論劇中爭議兩極的「安樂死」,僅就「死前準備工作」而言,片中主人翁瑪德蓮在訂下 10 月 17 日安樂死的日期之後,便一步步地著手做死亡準備,不僅打包整理好所有的個人物品,逐一貼上便利貼,仔細交代遺物處理方式;更開誠佈公地告知兒孫,以期共同完成人生最後的道別。自己的生命,自己作主、自己負責。如此獨立自主又積極的人生觀,實在令人讚歎!
 
看著影片中,瑪德蓮緩緩用滿布皺紋的微顫雙手,萬般珍惜地打包舊物、安排家具去處,不知情的人,會以為這位老太太正準備搬家。確實,星雲大師亦曾說過,死亡就如同出國旅遊,或者是搬家喬遷,「從身體這個破舊腐朽的屋子搬出來,回到心靈高深廣遠的家。」因此,從佛家的角度來看,死亡並不是件悲傷的事。
 
▲2016 年上映的法國電影《最後一堂課》,講述一位九十二歲高齡的老婦人,為自己爭取生命善終權的故事。片中主人翁瑪德蓮認為,自己的生命,應由自己作主、自己負責。如此獨立自主又積極的人生觀,實在令人讚歎!


死前準備工作:你如何向世界告別?

生命自主, 儼然已成為時代趨勢。今年 1 月 6 日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正是在如此思維之下應運而生。
 
面對死亡,除了在《病主法》的保障下,預立醫療決定,確保自己的善終權,提醒大家也別忘了「向世界告別」這件事——包含對「人」與「物」的告別,一如《最後一堂課》中瑪德蓮身體力行的種種。
 
以下推薦分享的好文,作者秋禾在文中提出一個觀點——人生五十大清倉!作者建議大家,趁著生命列車來到中站之際,開始好好整理出清生活中不必要的東西,同時,也可以趁機好好回顧檢討前半生,透過重新省思人生,進一步思索規畫:下半生該怎麼活出自我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孔夫子曾云,「五十而知天命」。對普遍長壽的現代人來說,「知天命」的五十歲,真的只能說是「人生中站」而已;若以四季來比喻,此一人生階段,宛如邁入初秋,正準備迎向最值得歡慶的豐收季節。
 
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這是四時遞嬗的輪迴,人生亦若是。許多人愛賞楓紅,喜拾秋葉,因為那是秋季風景裡最美的一頁——落葉歸根,反璞歸真。
 
在自然界,葉落歸根之前,植物會先行把葉中的養分轉送回枝幹,以備抗寒過冬。原來,秋葉凋零,不是為了死亡,而是為了生生不息。
 
以大自然為師,在葉落歸根,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之前,我們理所應當做好「向世界告別」的準備。建議大家,不妨就從「人生大清倉」這個動作開始吧!
 
在葉落歸根,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之前,我們理所應當做好「向世界告別」的準備。建議大家,不妨就從「人生大清倉」這個動作開始吧
▲在葉落歸根,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之前,我們理所應當做好「向世界告別」的準備。建議大家,不妨就從「人生大清倉」這個動作開始吧!
 
在人生的中站大清倉
(轉載自網路)

◎ 秋禾
 
今年夏天母親走了,母親在一年前得知自己患了末期癌症,從此她利用出院期間的斷續時光​,努力整理身邊事物。
 
母親首先找來會計師,給我們的家產列成清冊,召開家庭會議分配妥當。其次,她打點自己所有衣著飾物、首飾,一盒盒紮理好,分給我們女兒、媳婦,衣服送給長年幫忙的歐巴桑和慈善機構,只留下幾件家居服和貼身衣物。
 
母親將自己全套作品寄贈圖書館,又出清多餘藏書,請里長轉送社區居民。她更憑極有限的體力,重新整頓家用品,一一明確歸位,給每個抽屜貼上標籤,以防我們尋不著。
 
最後,母親為自己整理一份簡要的自傳,又擬一份訃聞發送名單和喪葬程序表,再簽一張病危時放棄延命治療的切結書,工工整整排列好,一齊收妥在抽屜裡。
 
母親走後,我們在悲痛中仍不致慌亂,以有限的人力,循序完成母親遺願,為她辦了一場莊嚴淒美的喪禮。這一切都得感謝母親,因為她曾如此鎮靜的規畫自己人生的最後。
 
高齡社會的來臨,使老人人人自危。母親並不特別,事實上,近年來在日本的中高齡層間,就有一種「要走得乾乾淨淨」的說法,並且隱隱蔚為潮流。
 
這種提前策劃人生終點的理論,並非消極或厭世,相反的,正因為日本是世界屈指可數的長壽大國,再加上少子化和小家庭制的影響,使老人即將成為這個社會最大的負擔。因此,逐漸人人自危,或者說人人自覺,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負責,就連後事也不例外。
 
年六十八歲的 A 子,每年都整理一次家產清冊,趁正月子女返鄉時給他們過目。她過了六十歲之後,就實行「不買主義」,家裡只留最小限度的必要用品。這位女士並非清貧,她自年輕時物慾旺盛,年紀漸長卻領悟身外之無用,生活自然簡單了。
 
曾經著有《人生最後該做的事》一書的式田和子女士,更身體力行簡樸的晚年生活。她處分所有不再讀的書,定妥首飾古董的遺贈名單,整理好所有家族照片。現年七十二歲的她,多年來除了食物、內衣和鞋子之外,極少再買別的東西。 在她潔淨的櫥櫃抽屜裡,擺著「死後聯絡名單」、「死後家中應辦事項」和她早已請人拍好的遺照。
 
人生五十大清倉,該捨就捨,才能換檔起步!除了「乾乾淨淨的走法」之外,更積極的理論是「人生五十大清倉」。
 
最著名的例子是日本老牌女星高峰秀子,她在五十歲時決定息影,從此洗淨鉛華,和老伴過著退隱生活。她將原本九個房間的豪宅改成三間,處分所有華美衣裳,賣掉大部分家俱,只留一桌、四椅、二杯和二皿,又資遣原僱的二名女傭。也許高峰秀子做得太過了,最後她的丈夫忍不住問她:「妳是不是看我是老古董,也想早點把我出清呢?」
 
然而,一位研究「生死學」的平山正實教授說得好,人活到五十歲體力就不免走下坡,會開始遭遇各種病痛。或是說,得越過一個個小小的「死亡關卡」,才能往長壽之路邁進。
 
因此,由生機旺盛的四十代進入五十代,不妨稍停下腳步,給自己的前半生做個結算,檢討自己的生活方式、人際關係、健康狀態和財產現況。勉強的東西不要硬撐,該捨的東西就捨,如此才能「換檔」,重新起步,心情輕鬆的迎向下半生。如果說人生的終點是打烊,那麼五十歲時來個暫時歇店,給自己大清倉當不為過。
 
當然,已經不健康的人較健康的人給自己策劃終點的心情,完全是天壤之別,這需要當事人無比的勇氣和決心,不能相強。只不過,當一個人的人生落幕後,他留下的一切都會告訴我們,這個人生前著重物質生活?還是崇尚精神生活?
 

我很高興我的母親屬於後者!
 
 
延伸閱讀1:【預立殯葬遺囑~你要怎麼說再見?】、【安樂死,真的安樂嗎?
 
延伸閱讀2:【
聖嚴法師:生與死的尊嚴】、【星雲大師:我對生死的看法




 
 

自 2014-03-01 起, 您是第 244,611 位訪客, 今日您是第 58 位訪客
Copyrights © 2013 leni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