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菩薩

楊子家屬的感人分享:給爸爸的一封信

首頁 > 人間菩薩 > 人間菩薩
楊子佛教禮儀.臺中訊】
 
「我們決定用爸爸的幽默方式來悼念他,雖然他的離開讓大家都很不捨,但他的精神會一直留存在我們心中,爸爸現在是我們家裡最自由的人,走到哪裡就可帶到哪裡的可攜帶式爸爸,所以我們一點都不孤單……」(摘錄自楊子的家屬張小姐〈給爸爸的一封信〉)
 
近日一場由楊子主辦的告別式上,往生者張老菩薩的女兒,與所有親友來賓分享了一篇追思文〈給爸爸的一封信〉,字裡行間的追思之情令人動容
▲近日一場由楊子主辦的告別式上,往生者張老菩薩的女兒,與所有親友來賓分享了一篇追思文〈給爸爸的一封信〉,字裡行間的追思之情令人動容。
 
藉著往生菩薩示現的因緣,接引家屬認識佛法的好,一直是楊子禮儀團隊的重要使命。
 
但是,「佛法到底有多好?」偶有對佛法觀念懵懂的家屬如此提問。老實說,這個問題的答案,實在很難用三言兩語說明白。
 
不過,在近日一場由楊子主辦的告別式上,往生者張老菩薩的女兒,與所有親友來賓分享的親筆追思文,讓我們有了不一樣的答案!
 
張小姐寫給爸爸的這一封信,字裡行間的追思之情令人動容,更讓人感動的,是老菩薩一家人對佛法的正確認知,讓他們在面對失親的重要時刻,也不曾被悲傷、惶惑擊倒——佛事期間,全家人每日齊心為老菩薩念佛誦經,只為圓滿至親的「成佛之事」。
 
佛事期間,張小姐和全家人每日齊心為老菩薩念佛祈福,只為圓滿至親的「成佛之事」,讓老菩薩得以安心迎向下一階段的生命旅程
▲佛事期間,張小姐和全家人每日齊心為老菩薩念佛祈福,只為圓滿至親的「成佛之事」,讓老菩薩得以安心迎向下一階段的生命旅程。
 
失去親人,悲傷不捨是人之常情,事實上,正信佛教也從不禁止信徒宣洩失親悲傷。只不過,張小姐和家人明瞭,在親人辭世那當下的悲傷情緒浪頭湧過之後,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在這個關鍵時刻,以安定念佛的至誠祈福,代替「孝女哭喪式」的悲情演出,讓老菩薩得以真正安心啟程,放心踏上生命的下一段修行旅程。
 
當我們向張小姐徵詢分享轉載追思文相關事宜之時,沒想到她一口就答應了,只因為「這也是一種分享佛法的方式,何樂不為?」實在令人讚歎!
 
以下謹此分享張小姐〈給爸爸的一封信〉,期望藉此能讓更多人知曉「佛法到底有多好」!
 
張老菩薩的靈堂照片,原本要用一張正經八百的證件照,但是老菩薩的同修認為如此嚴肅的照片只會讓告別式更顯悲戚,因而決定以影像整合的方式,終於改造出這一張家人都滿意的照片,只見畫面中歡喜氛圍洋溢,張老菩薩一貫的熱情、風趣畢現,讓這場人生的最後一次相聚更見溫馨
▲張老菩薩的靈堂照片,原本要用一張正經八百的證件照,但是老菩薩的同修認為如此嚴肅的照片只會讓告別式更顯悲戚,因而決定以影像整合的方式,終於改造出這一張家人都滿意的照片,只見畫面中歡喜氛圍洋溢,張老菩薩一貫的熱情、風趣畢現,讓這場人生的最後一次相聚更見溫馨。
 
給爸爸的一封信
 
各位長輩、叔叔嬸嬸、阿姨們,今天我們齊聚一堂,在這裡送我的父親最後一程,身為女兒的我,謹代表我們全家,感謝大家參加爸爸的告別式。
 
我的爸爸張○宏,生於民國 40 年 4 月 25 日,十一歲母親因病過世,自小養成獨立的性格。並於民國 62 年與我們的母親何○英結婚,共 45 年,並育有三子。爸爸常對我們說他要把沒有母親陪伴的愛給足我們,使我們能在愛中成長。他愛媽媽也很愛我們,因此跟我們的互動像朋友般的自然與親切。然而人的生命總是有抵達終點的時刻,爸爸於 11 月 8 日凌晨 4:00,因急性冠心症辭世,享年六十七歲。
 
在這裡我有一些話要對爸爸說:這封信是我們三個孩子討論後,由做女兒的我來寫給您,因為您最疼我,即使寫得不好也會像照片那樣笑笑的說我很棒!
 
老菩薩的告別式上,自稱最像父親的張小姐笑笑的念出她寫給爸爸的信:「這封信是我們三個孩子討論後,由做女兒的我來寫給您,因為您最疼我,即使寫得不好也會像照片那樣笑笑的說我很棒!」

▲老菩薩的告別式上,自稱最像父親的張小姐笑笑的念出她寫給爸爸的信:「這封信是我們三個孩子討論後,由做女兒的我來寫給您,因為您最疼我,即使寫得不好也會像照片那樣笑笑的說我很棒!」
 
爸,作為您的子女 40 多個年頭,您堅強勇敢、樂天知命、隨遇而安又樂觀助人的性格深植在我們心中。六十七歲的生命長度看似不長,但在您身上已延展了它的無限寬度。

還記得小時候跟爸爸出門,媽媽永遠只給他 2 塊錢,為的是若太晚回家才能打電話報平安,但是爸爸很厲害,他存了不少私房錢,除了夾在書本裡的,大多都藏在媽媽的嫁妝皮箱裡,因為他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爸爸總是載我去參加念佛共修後,拿出私房錢買盤臭豆腐一起吃,我還記得我曾經問他:「媽媽聞到嘴巴的味道怎麼辦?」當時正在騎機車的他很天才的要我一起把嘴巴張開,說這樣風就可以把臭豆腐味道散掉,不會被媽媽發現,這是我跟爸爸一起製造的臭豆腐專屬回憶。
 
近幾年爸爸和媽媽在靜宜大學附近經營素食店,就是大家照片上看到的美素館,開店的那幾年他始終堅持不漲價,一個便當永遠只賣 30 元,滿滿的飯菜就只為了讓每個人吃得飽,甚至看到需要幫助的學生,還主動伸出溫暖的雙手給予幫助。也常耐心聆聽同學訴說的遭遇而同悲泣、同歡喜,甚至遇到清寒學生,堅持不收費就只為了讓同學專心讀書,因著爸爸待人的溫暖與熱情,在退休後乃至辭世都讓學生們懷念不已。
 
退休後爸爸帶著媽媽到六路里 2.0 社區老人關懷據點,和一群叔叔阿姨協助烹煮老人共餐,甚至跟著叔叔阿姨們學跳舞,期間還到處表演,除了在洲際棒球場演出外,更承接了花博宣導系列表演節目,在 10 月 26 日登上臺中歌劇院舞臺表演,當天爸爸演出後的滿足笑容,至今讓我們難以忘懷,也長駐在每個與他接觸的人心中。
 
爸爸是家裡的三餐料理王更是快樂的廚工,也是我們的開心果,他把我們照顧得無微不至,他不在的這幾天,弟弟炒了菜煮了湯卻鹹到不行、媽媽煎蘿蔔糕的油沒拿捏好,讓我們吃的一盤油蘿蔔糕,吃著吃著我們都笑了,那個笑是種思念又感恩的笑,儘管飯菜沒有爸爸的味道,但心卻跟爸爸緊緊在一起很近、很近。

這幾天大家聊起您,都覺得您很有福報,在辭世前訴盡了對我們的愛,也完成了您想為這個家所做的,朋友們都說我們三個小孩就我最像您,以前聽到我像您,會有一點點不開心,因為我希望像媽媽,這樣才會長得好看些。但現在我卻以能像您為傲,因為我有像您的幽默與熱情,重要的是那溫暖的笑容,我要把您傳給我的精神延續下去,用您給我的熱情、幽默、笑容繼續帶給別人溫暖。
 
在寫追思文前,心想依爸爸的個性應該不喜歡我們讓告別式太過悲傷,所以我們決定用爸爸的幽默方式來悼念他,雖然他的離開讓大家都很不捨,但他的精神會一直留存在我們心中,爸爸現在是我們家裡最自由的人,走到哪裡就可帶到哪裡的可攜帶式爸爸,所以我們一點都不孤單,因為我們知道他的溫暖、他的精神會永遠留存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女兒 雅○敬上
107.11.15

 
【註】本文所引用圖文,均經張小姐同意刊登。為保護個資,信中姓名一律不顯示全名。
 
 
延伸閱讀1:【闌珊身影盡芳菲】、【有了法鼓人的祝福 公公走的更安心
 
延伸閱讀2:【
聖嚴法師:生與死的尊嚴】、【星雲大師:我對生死的看法




 
 

自 2014-03-01 起, 您是第 234,214 位訪客, 今日您是第 163 位訪客
Copyrights © 2013 leni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