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菩薩

人間慈母定媽媽,疼子無時停

首頁 > 人間菩薩 > 人間菩薩
楊子佛教禮儀.臺北訊】
 
天下父母心,並不會因為兒女出了家門、入了佛門而有所不同——這就是佛光人心目中的「定媽媽」,一位疼子無時停的人間慈母。
 
心定和尚在母親石沈碖老居士的公奠禮上致詞時,特別強調「父母疼子長流水,無時停」,正是定媽媽這位人間慈母的最佳寫照
▲心定和尚在母親石沈碖老居士的公奠禮上致詞時,特別強調「父母疼子長流水,無時停」,此亦正是定媽媽這位人間慈母的最佳寫照。
 
心定和尚憶慈母,定媽媽疼子無時停
 
「父母疼子長流水,無時停;子想父母樹尾風,有時陣。」這是佛光山泰華寺住持心定和尚,在母親石沈碖老居士的公奠禮上致詞時,特別強調的一句臺語俗諺。
 
是的,天下父母心,並不會因為兒女出了家門、入了佛門而有所不同——這就是佛光人心目中的「定媽媽」,一位疼子無時停的人間慈母。
 
「定和尚」的母親,佛光山幾乎無人不知,人人歡喜尊稱她為「定媽媽」。每回上佛光山探望定和尚,定媽媽一定帶著兒子從小最愛吃的,有「媽媽味道」的炒花生、紅龜粿。那數十年來不變的味道,叫做「愛」。
 
總是不吝口說好話的定媽媽,簡直是個標準的佛光人,時時不忘給人歡喜,讓人很難想像當年定和尚剛出家時,定媽媽曾經為此操心難捨而三天兩頭以淚洗面,只因為——
 
年方二十多歲的定和尚,在 1968 年皈依星雲大師座下之時,正值佛光山開山的篳路藍縷時期,定和尚也跟著大夥兒捲起袖子,全力投入道場建築工事……但在定媽媽眼中,這個聰穎早慧的兒子,原本該是讀書人的命;當年曾經背過省一中書包的肩頭,曾經擅長讀冊寫字考試的雙手,出家後卻是用來做挑磚砌牆拌水泥的粗重工作,怎不教她「心頭揪毋甘」?
 
在定媽媽眼中,兒子當年曾經背過省一中書包的肩頭,曾經擅長讀冊寫字考試的雙手,出家後卻是用來做挑磚砌牆拌水泥的粗重工作,怎不教她「心頭揪毋甘」?
▲在定媽媽眼中,兒子當年曾經背過省一中書包的肩頭,曾經擅長讀冊寫字考試的雙手,出家後卻是用來做挑磚砌牆拌水泥的粗重工作,怎不教她「心頭揪毋甘」?
 
只求孩子不吃苦,操勞奉獻不叫苦
 
正因為前半生是一路苦過來的,甚至還曾因自幼失學不識字而遭人輕蔑奚落,定媽媽早就下定決心,不管家境如何清苦,即使咬牙苦撐也一定要供四兒一女上學讀書。因此,在石家兄妹的兒時回憶中,最常聽到媽媽掛在嘴邊的叮嚀就是:「不讀冊,未來就沒希望,不會有成就。」
 
定媽媽為了家庭為了兒女,完全奉獻出自己。除了照顧五個孩子,農忙時,下田種菜種瓜採果自不在話下;農閒時,她也不得閒,做碗粿煮粉圓醃芭樂,挑起扁擔挨村叫賣。儘管如此長年操勞的代價,是雙腿彎曲變形、雙手粗糙龜裂,但只要能賺點銅板零角,貼補孩子們的學費,她從不以為苦。
 
她用青春換來兒女的成就,只盼孩子們可以擁有不再吃苦的未來,卻沒想到——
 
定和尚遺傳了媽媽吃苦耐勞的堅強毅力,不但挺過了三年的海軍陸戰隊兵役,還捐棄功名走向佛道,胼手胝足投入開山粗活;並自 1986 年起,承攬下國際弘法工作,走遍世界各地;後來更承接大任,成為佛光山第五、六任總住持;甚至於年屆古稀,還奉派到泰國曼谷,執行興建道場的艱鉅任務,五年之間,從無到有,眼看著泰華寺如今已近完工,未來可望成為促進南北傳佛教融合的據點。
 
從憂慮到祝福,慈母心最柔軟
 
其實在定和尚出家之初,約莫有三、四年的時間,難捨母子情的定媽媽,遲遲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直到某日遇到一位高人,告訴她這個生於正月初九「天公生」的次子,命帶念珠,出家是天註定,定媽媽這才終於放下了椎心的掛念不捨,將滿懷的憂慮轉念為祝福。
 
但無論是不捨還是放下,憂慮抑或祝福,我們知道,全都是出於愛。
 
心定和尚與家人特別準備製贈給追思會來賓的結緣品,是滿義法師的著作《人間佛教見思錄》,以及內建定和尚錄音的念佛機——這也是定媽媽生前最愛的除憂解悶法寶
▲心定和尚與家人特別準備製贈給追思會來賓的結緣品,是滿義法師的著作《人間佛教見思錄》,以及內建定和尚錄音的念佛機——這也是定媽媽生前最愛的除憂解悶法寶
 
決定成全兒子的菩提道心後,定媽媽後來也跟著皈依茹素,甚至接引全家人學佛;年年參加佛光山萬緣水陸法會,二十年來從無間斷;晨昏定時收看「人間衛視」播映的佛門早課和晚課,日復一日不曾或忘。
 
問她為什麼要每天收看,她總是笑瞇瞇地回答:「有看到定和尚的身影,真歡喜。」那一臉純然的歡喜,令人動容。兒女,永遠是慈母心中最軟的那一塊。
 
福報深厚老菩薩,佛光人齊來送行
 
在佛光人眼中,晚年歡喜享清福,兒女媳孫皆孝順的定媽媽,是位很有福氣的老菩薩。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因為她有個身在佛門修行的兒子,可以為母親累積功德。
 
不過,定和尚卻說,定媽媽本身自有福報,絕不是托兒子的福。相較於五、六十歲就已白頭,晚上睡覺還得吃安眠藥的定和尚;定媽媽活到九十多歲,依舊身體康健、耳聰目明不說,滿頭青絲不生白髮,更是人見人羨,甚至晚上還能泡茶喝咖啡,照樣一夜好眠。
 
事實上,單憑兒子出家的因緣,得以親近佛法,聞悉離苦得樂之道,便已足見定媽媽的福報深厚!福氣綿綿的定媽媽,甚至連往生過程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就在 5 月中旬,定媽媽不慎跌倒,但因外表無恙也不覺有異,起居行動依然如常,家人全沒料到這一跌竟已造成顱內出血,直到一個多月後,定媽媽方感不適,送醫後不久旋即捨報,享壽九十六歲。
 
定媽媽捨報當天,斗六禪淨中心妙禪法師立時號召當地佛光人趕赴靈堂
與家眷一同齊心誦念「南無阿彌陀佛」,八小時助念過後,定媽媽的臉色更顯紅潤,莊嚴殊勝的慈藹面容,令人讚歎。
 
翌日清晨,在佛光山清德寺住持慧龍法師封棺說法後,即行入殮。隨後接連七天的誦經法會,分別由各區分院道場輪流主持,各地佛光會成員莫不自發前往參與。從念佛、誦經,到 7 月 19 日上午的告別追思會,以至當天下午回到佛光山奉安,佛光人在星雲大師的指示下,全體總動員參與協助,只盼能圓滿定媽媽的人生最後一件大事。
 
佛光人在星雲大師的指示下,全體總動員參與協助,只盼能圓滿定媽媽的人生最後一件大事
▲佛光人在星雲大師的指示下,全體總動員參與協助,只盼能圓滿定媽媽的人生最後一件大事。
 
緬懷定媽媽,心定和尚發慈悲願
 
出家五十年來,處處與人歡喜結緣的心定和尚,在追思會中致詞時,僅僅是答謝與會來賓,就足足用了好幾分鐘逐一唱名,其中不乏遠道從海外專程趕來為定媽媽送行的蓮友和嘉賓。
 
定和尚並特別感謝,透過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的推薦,找到楊子佛教禮儀,協助辦理定媽媽的佛事。儘管停靈期間遇上颱風攪局,連日來天氣陰晴不定,但由楊子牧督導帶領的楊子禮儀團隊,依然頂著風吹雨淋日曬,圓滿達成使命,讓佛事法會得以順利進行。

定媽媽的告別式在近午時分順利落幕,當天下午佛光山四眾弟子齊聚萬壽園,參與奉厝典禮,並由佛光山退居和尚心培和尚、副住持慧倫法師和慧昭法師,共同主法靈骨奉安法會。
 
心定和尚再次代表家屬致詞,表達感動與感恩,他期許家人日後更加護持佛光山,有更多子孫可以出家修行,同時,他也期許自己「活到老,學到老,做到老」,更發願獻身泰國的弘法利生工作,致力於南北傳佛教的融合。
 
十三年前,送走了父親;十三年後,又送走了母親,如今雙親均安葬於萬壽園的定和尚,面對生死很是淡然。他說,軍人的榮耀是戰死沙場,因此,「出家人弘法就要死在講臺上」,是他對自己的期許。
 
誠如星雲大師往昔的開示所言,「家屬在緬懷親人之餘,應將他(她)的懿德嘉行承續下去,把他(她)的慈悲遺愛人間,這才是對家人真正的懷念。」聽著定和尚慈悲歡喜的大願及自我期許,相信定媽媽肯定也正慈愛如昔地笑語著「真歡喜」吧!
 
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是規劃統籌定媽媽告別追思會全部流程與細節的總召集人
▲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是規劃統籌定媽媽告別追思會全部流程與細節的總召集人。
 

 
※ 後記:禮儀服務的「祕辛」
 
〔楊子說文解字〕=「祕」,不為人知;「辛」,勞苦艱辛。故而以下所列之「祕辛」,特指如鴨子划水一般「不為人知的艱辛內幕」。
 
「祕辛」之一:關於巨型布幔的內幕

追思會當天上午,豔陽高照,一大清早楊子的團隊成員就已動作迅捷地,將可容納數百人的會場,重新整理完畢;中央走道的紅毯,也除去了貼合於毯面的整片防水布,重新鋪整妥當;原本為了避雨而臨時緊急堆置於會場內的上千份結緣品,也在楊子工作人員與佛光會義工的迅速動作下,全部物歸原位。
 
放眼望去,會場空間寬敞遼闊,棚頂與周遭所搭設布置的淡金色布幔,清淨莊嚴,宛如蓮池金波起伏,與供壇上的西方三聖像相映成輝。若非棚外地面還泥濘未乾,實在讓人很難相信前一晚曾經歷過一場傾盆大雨的威脅。
 
不過,大概沒人想得到,會場的巨型布幔並非現成的常備用品,而是楊子牧師兄特別拜託廠商緊急趕製出來的!因為此次奠禮會場的規格,堪稱歷來之最,整體的橫寬縱深均遠超出坊間常見的靈堂規格上限,一般廠商根本拿不出如此長寬超標的布幔。
 

會場空間寬敞遼闊,棚頂與周遭所搭設布置的淡金色布幔,清淨莊嚴,宛如蓮池金波起伏,與供壇上的西方三聖像相映成輝
▲會場空間寬敞遼闊,棚頂與周遭所搭設布置的淡金色布幔,清淨莊嚴,宛如蓮池金波起伏,與供壇上的西方三聖像相映成輝。
 
合作廠商大概很難理解,怎會有像楊子這樣傻的客戶吧!竟然寧可自己負擔重製布幔的全部費用,也不願降低審美標準,讓廠商吸收部分成本,改製作可與其他家葬儀社共用的一般布幔。更遑論棚頂的布幔,全是用釘子固定住的,一經拆除必定留下釘痕破洞,不堪再利用,換句話說,這些布幔大都只能提供一次性使用而已。
 
然而,這就是楊子對美學品味的堅持!「堅持」兩字,知易行難,確實需要一股傻勁。


不惜負擔全部成本,特別拜託廠商緊急趕製出來的巨型布幔,清淨莊嚴,宛如蓮池金波起伏,從中可見楊子對美學品味的一貫堅持
▲楊子
不惜負擔全部成本,特別拜託廠商緊急趕製出來的巨型布幔,單是布置搭設就用掉將近一天的工夫。如此的費工費時與用心,只為了奠禮當天可以讓所有人擁有清淨莊嚴的視覺感受,進而得以莊嚴至誠之心,共同圓滿定媽媽的佛事。
 
「祕辛」之二:關於十獻供的內幕

早在近十年前,楊子就在因緣際會下承接了佛光山信眾的佛事,從初接觸時的「霧裡看花」,到如今控場主持的「行雲流水」,其中需要下的工夫,絕非一朝一夕間速成之事!例如佛光山追思會上例行的家屬獻供,就是個看似簡單,其實不簡單的儀式。
 
以定媽媽的追思會為例,首先,要規劃出十獻供的家屬先後順序,擬定獻供流程的司儀講稿,多達二十梯次以上的獻供,儘管供品一樣,講詞卻不宜千篇一律,這就是楊子對自己的要求!見微知著,由此不難想見,楊子對每一項禮儀服務工作細節的自我要求標準有多高。
 
佛光山追思會上例行的家屬獻供,是個看似簡單,其實不簡單的儀式。如「行雲流水」般的獻供流程,在在體現了楊子對每一項禮儀服務工作細節的自我要求
▲佛光山追思會上例行的家屬獻供,是個看似簡單,其實不簡單的儀式。如「行雲流水」般的獻供流程,在在體現了楊子對每一項禮儀服務工作細節的自我要求。
 
十獻供的「不簡單」,在於它不僅止於獻供流程規劃,包括家屬手捧供品的姿勢與步行方式、速度,都是控場禮儀師必須考量到的細節。即使已經順利彩排過,家奠禮正式拉開序幕後,禮儀師仍不得掉以輕心,必須隨時觀察掌握獻供家屬的「表現」,若發現家屬節奏太快,必須即時提醒下一組家屬放慢速度。完美的獻供流程,其實是禮儀師通盤掌控家屬步速、走道長度、司儀語速、禮生擺盤等各方條件的結果。
 
至於禮生擺盤,同樣是表面看似簡單,其實「內幕」不簡單的動作!由於獻供物品眾多,為了達到在供桌上陳列美觀,禮生又能維持莊嚴的動作,而不需手忙腳亂地移碗盤喬位置,禮儀師必須先自行「彩排」過供品上桌後的排列方式,再於供桌上逐一貼上定位標記,以便於禮生接過家屬的獻供物品後,得以迅速完成擺盤。
 
楊子的「行雲流水」,說穿了,沒什麼特別技巧,不過是工夫下得深,如此而已。
 
 
延伸閱讀1:【楊子的故事:中天 [美的in臺灣] 節目專訪側寫

延伸閱讀2:【
楊子的日常:一心至誠,敬人如敬佛】、【楊子的日常:結緣傳善法,祝福添福報




 
 

自 2014-03-01 起, 您是第 226,546 位訪客, 今日您是第 24 位訪客
Copyrights © 2013 leni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