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葬榮典

無聲中見智慧,剛直中見志節—前副總統李元簇病中捨報 享耆壽95歲

【楊子佛教禮儀.臺中訊】
 
卸任後即隱居苗栗頭份長達二十年的前副總統李元簇,因慢性腎臟病,於今年3月8日清晨4點15分辭世,享耆壽95歲。晚年深居簡出的他,行事相當低調,不願給他人添麻煩,生前曾交代身後事採用佛教儀式,遺體火化後植存於法鼓山

 李元簇 前副總統 追思會 告別式 法鼓山 植存 植葬 頭份宅邸
▲李前副總統元簇先生的靈堂設於頭份自宅,在四壁懸掛的墨寶襯托下更顯莊嚴高雅。
 
退休後長年隱居苗栗頭份,因慢性腎病放棄急救過世
 
曾出任中華民國第八任副總統,輔佐當時總統李登輝推動憲政改革的李元簇,自1996年從副元首職位上「裸退」後,即與夫人徐曼雲定居苗栗頭份鄉間;直到1999年夫人過世後,開始過著獨居生活。晚年受腎病所苦,歷經長期洗腎,平時有專屬醫療小組照料,由重光醫院院長莊繼光擔任主治醫師。
 
莊繼光院長表示,李前副總統因年事已高,近半年來健康狀況變差,不但須以輪椅代步,後來甚至出現吞嚥困難症狀,因而醫療團隊曾為他插鼻胃管,但數日後他自行拔除,還特意在床頭貼著親筆署名的字條,寫著:「不要幫我插胃管。」事實上,數月前他便已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了,堅持人生的最後一哩路也要保持應有的尊嚴。
 
李府前任總管,現任海巡署桃園機動查緝隊長的陳進丁說,李前副總統因吞嚥困難,長達十多天未進食,只能靠打營養針支撐,但身體日漸衰弱,家屬連日來均隨侍在側;因他曾交代過不插管、不急救,所以3月7日晚間呼吸轉為急促時,並未進行侵入性急救措施,翌日清晨,李前副總統便在安詳中捨報了。
 
因李前副總統生前交代要以佛教儀式辦理後事,並且指定楊子佛教禮儀承辦佛事,家屬與楊子禮儀師幾經討論過後,確定於3月31日週五清晨在頭份住處家奠完畢後,移靈台北市第一殯儀館,舉行追思祝福會,而後於第二殯儀館火化,繼而以樹葬形式,植存於新北市金山環保生命園區

 李元簇 前副總統 追思會 告別式 法鼓山方丈 果東法師
生前指示以佛教儀式辦理後事的李前副總統,與法鼓山的因緣深厚,因而法鼓山方丈果東法師特至靈前弔唁致哀。
 
目前李前副總統暫時停靈苗栗頭份宅邸,政壇學界人士紛紛親往李宅弔唁致意,蔡英文總統亦已於3月11日前往靈堂致哀。由於李前副總統的後事,乃是2001年前副總統謝東閔的國葬典禮以來,第一場元首等級的葬禮,因此總統府格外慎重,已在蔡總統的指示下成立工作小組,參考《國葬法》以及治喪慣例,規劃治喪榮典相關事宜。
 
蔡總統並於13日發布總統令,「特派副總統陳建仁、總統府資政宋楚瑜、中國國民黨黨主席洪秀柱、行政院院長林全、立法院院長蘇嘉全、司法院院長許宗力、考試院院長伍錦霖、監察院院長張博雅、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吳釗燮、內政部部長葉俊榮、外交部部長李大維及國防部部長馮世寬等十二人為治喪大員,敬謹辦理李前副總統之治喪事宜。」

 李元簇 前副總統 追思會 告別式 蔡英文慰問
蔡英文總統前往李前副總統靈堂致哀時表示,已指示成立規劃治喪榮典的工作小組
 
沒有聲音的副總統,助臺灣民主邁進一大步
 
與李前副總統交情極深的苗栗縣長徐耀昌,在回憶故人生平點滴時提及,出身湖南省平江縣的李前副總統,以前曾說過自己當年考上司法官後,第一志願即是到臺灣來,1948年來臺後,就此落地生根,近七十年來以臺灣為家。言談間他還反問徐:「我是臺灣人還是外省人?」這個簡單的問題,在疑惑、感慨之餘似乎還夾雜著幾分沉重。
 
相較於許多只知空喊愛臺灣口號的所謂臺灣人,「外省人」李元簇用行動證明了自己對中華民國的忠誠、對臺灣的熱愛,幾乎一生都奉獻給了這片土地;晚年隱居苗栗,成了當地鄉親們眼中道地的頭份人,實可謂比正港的臺灣人還更臺灣人!
 
1946年畢業於中央政治學校法政系的李元簇,累積多年法務工作經歷後,復於1958年赴德國波昂大學深造,五年後即取得法學博士學位。他的學經歷堪稱精彩無比,除了法官職務,還曾歷任政治大學校長、教育部部長、法務部部長、總統府秘書長等等重要職位,並在前總統李登輝初次執政時,擔任副總統,以其豐富的法學素養,協助推動憲政改革,將總統選舉制由「委選」改為「直選」,讓臺灣民主發展前進了一大步,而他也因此成為中華民國最後一任經由國民大會選舉產生的副元首。
 
儘管一生經歷過各種不同角色,但無論是鐵面無私的法官,還是春風化雨的教授,抑或大眾眼中「沒有聲音的副總統」,李元簇莫不拿捏得宜。在教育部、法務部部長任內時,總是勇於任事,言詞犀利又有魄力,該說的話一定挺身大聲講;出任副總統之後,不忘嚴守輔佐的角色,前總統李登輝曾如此評價:「好的副總統,就是沒有聲音的副總統。」這句話其實並非貶意,而是讚賞李前副總統是個「沒有聲音,卻肯做事」的人。
 
畢業於政大法研所的立委吳秉叡,曾是李前副總統的學生,在回憶恩師時表示,當年李元簇教授對大學部學生相當嚴格,不苟言笑的威儀總是令學生敬畏有加,不過對研究生則是亦師亦友。他曾對學生提及自己一生最得意的三件事:小學會考全縣第一名、高中會考全省第一名、高等司法官考試全國第一名。
 
前總統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與李前副總統,曾是中央政治學校前後期的學長、學弟;母親秦厚修亦與李前副總統曾為同窗,她曾打趣說,李元簇從小到大都拿第一名,只有當副總統是拿第二。不過,對於「屈居第二」這件事,李前副總統從無不平或怨言,甚至於卸任後也堅持不對從政期間的種種過往發表評論,始終嚴守著法律人應有本分,極其尊重國家的憲法體制。
 
憶及李前副總統的為人,馬前總統表示最為印象深刻的是,他在教育部長任內時,曾有同仁請人代為簽到,結果被李部長發現,差點以偽造文書罪將犯錯同仁移送法辦,其剛直性格由此可見一斑。
 
前總統府資政許水德在追憶這位昔日的老長官時,也不禁讚嘆李前副總統於公於私都令人敬佩,還記得當年他曾是個抽菸抽得很兇的癮君子,直到有一天,以推動菸害防制為宗旨的董氏基金會故董事長嚴道博士碰巧撞見他在吸菸,當場告訴他說「李副總統你不能夠抽菸喔」,而就從那一天起,他果真就把菸戒掉了。
 
祖籍同為湖南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則是如此誇讚這位素來敬重的同鄉前輩:「有才氣,卻沒有抱怨;他有耐心,卻毫無野心;他是中華民國三十年來最沒有聲音的副總統,卻是對國家貢獻最多的副總統。」

 李元簇 前副總統 追思會 告別式 許水德
▲前總統府資政許水德在弔唁時提及,李前副總統於公於私都令人敬佩。
 
從官場「裸退」淡出政壇,不戀權貪財不批時政
 
最為難得的是,李前副總統當年是徹底的「裸退」,他婉拒了前總統李登輝為他安排的首屆「國大議長」職位,只留下一句「相逢互道休官好,林下何嘗見一人」,道盡了他毫不戀棧權位、淡泊名利的為人處事作風。而他的副元首卸任禮遇在2012年到期時,李前總統亦曾表示要為他繼續爭取,也被他拒絕了,只說「一個人夠用」,並堅決表示不可因他個人權益,害公務員蒙受貪財的汙名。
 
李前副總統一生擔任公職,律己甚嚴,清廉不阿,以致卸任時名下連一間房子都沒有,幸而在友人的協助下,擇定於苗栗頭份租屋而居。與他相交多年的友人表示,李前副總統因早年擔任新竹地方法院法官時,常外出履勘所轄苗栗案件,對於當地風土民情以及客家鄉親的口音,與湖南家鄉非常相似而深感歡喜,因此退休時即決定在此安度晚年。
 
退休後完全淡出政壇的李前副總統,處事相當低調,從不批評時政;對於恬靜的鄉間田園歲月,則是樂在其中,生活起居大小事一概親力親為,每逢有客來訪,他總會親自泡茶、煮咖啡,甚至下廚料理獨門的湖南家鄉菜來款待賓客,一手精湛的廚藝往往令友人印象深刻。
 
至於李前副總統平日的休閒活動,除了散步、閱讀、寫書法,就是蒔花弄草,在宅邸門前的庭園裡,栽植了許多蘭花和茶花,其中不乏罕見品種;他曾讚許茶花不畏風霜,「是所有花卉中最能忍、最堅毅不拔的,豔麗而不嬌嫩」,甚至比梅花更有傲骨。而從李前副總統最愛的茶花身上,我們似乎也看到了他的生平寫照——擁有驚才絕豔,卻不貪戀暖春炎夏的舞臺,拒絕在眾多春花夏草中爭妍,偏愛在凜冽寒風中綻放,縱使無人欣賞也自得其樂,燦爛豔姿毫不遜於花中之王的牡丹。
 
儘管外表看來很有威嚴,曾跟隨李前副總統多年的隨扈,無不稱許他為人和藹可親。他外出散步時,遇到居民總會親切點頭問好,不知情者絕無法聯想到他曾是國家副元首;還曾經有巡邏員警在路上與他巧遇時,恭敬尊稱他「副總統」,他卻要大家改口叫他「李伯伯」就好,一點都沒有「官架子」。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選擇樹葬回歸自然
 
寫得一手好書法的李前副總統,生前不時臨摹書法贈友,友人稱許他的書法自成一格,極具特色。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也對他的書法功力頗為推崇,並指出在李家有一幀書寫著「無住生心」的墨寶,乃是取自《金剛經》名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之濃縮,從這幅書法中不難想見李前副總統的人生體悟已臻空性境界。由此也不難理解他為何會指示身後選擇樹葬方式,讓色身回歸自然吧!

 李元簇 前副總統 追思會 告別式 法鼓山 植存 植葬 楊子禮儀公司
▲李前副總統生前指示,身後選擇植存金山環保生命園區(圖為前副總統李元簇先生及其夫人徐曼雲女士於法鼓山植存儀式一景)
 
誠如法鼓山聖嚴法師對「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開示,「無所住」就是不對任何現象或念頭有所執著,換句話說,「『心無所住』是身在紅塵能不受紅塵困擾,『生其心』是出入紅塵還能救濟紅塵中的眾生」。聖嚴法師的這一番開示,彷彿也為李前副總統元簇先生的一生下了最好的註腳。
 
「放眼當今政壇,很少人像李老先生這樣的民胞物與,淡然知足過日的人文情懷了。」李前副總統的友人給予他如此評價。誠如前總統馬英九所言,「他的離去,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結束。」一代哲人已遠去,留給我們的,除了無盡的感念與追思,還有足堪為後世楷模的人格典範。

 李元簇 前副總統 追思會 告別式 法鼓山 植存 植葬 楊子禮儀公司
▲不焚香、不燒紙錢、不立碑、不設牌位,不記錄植存位置。家屬圓滿前副總統李元簇先生法鼓山植存遺願


延伸閱讀1: 台灣安寧療護十年有成,談臨終病人的善終選擇【 臨終親人該不該插鼻胃管的再省思 】搶救心跳的迷思,DNR你簽了沒?
 



楊子 佛教 禮儀公司 純佛教 追思會 告別式 葬禮 法鼓山 植存 樹葬 佛光山 佛事
 
 

自 2014-03-01 起, 您是第 166,860 位訪客, 今日您是第 30 位訪客
Copyrights © 2013 leni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