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

「楊子」的故事(下)之一 - 中天【美的in臺灣】節目專訪側寫

楊子佛教禮儀.臺中訊】
 
中天電視「美的 in 臺灣」(Made in Taiwan),節目自開播以來,始終鎖定報導具備「美的精神」的臺灣在地企業和店家。這一回,節目製作團隊特地走訪臺中,只為了一探以高質感的佛教禮儀服務立足業界二十年的「楊子」背後的故事。
 

楊子的用心,皆為圓滿一期一會的因緣
 
「身為禮儀人員,對待往生者,要存著恭敬心;對待家屬,要存著慈悲心和同理心。」
 
楊子牧師兄對禮儀人員的訓練與要求,既細緻又嚴格,深刻融入到每一道細節中,二十年如一日,從無鬆懈。
 
從事前簡報到臨終關懷,從接體到火化,從靈堂布置到佛事規劃,從葬禮儀程控場到後續關懷服務……禮儀服務的「眉角」細節之多,簡直多如牛毛!不過,對楊子來說,一言以蔽之,就是「誠於內而形於外」而已。
 

▲中天綜合臺「美的 in 臺灣」節目,專訪「楊子佛教禮儀公司」中區負責人楊子牧師兄,深入發掘立足業界二十年的「楊子」背後的故事。(攝於秋山堂)
 
楊子對家屬的關懷與服務,全年無休從不打烊
 
「誠意」二字人人會說,但是,怎樣才是「誠」呢?
 
話說就在「美的 in 臺灣」節目專訪內容與行程敲定後不久,楊師兄便接到了這麼一通家屬來電,通知他「重陽節又到了,還要再請師兄協助上山去掃墓」。回想起與電話彼端那對老夫婦之間的這段特殊因緣,楊師兄掐指細算,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四年了!
 
老夫婦的故事,其實並不罕見,社會新聞常可見到——夫妻倆唯一的兒子,疑似工作過勞而在公司裡心臟病發驟逝。由於阿嬤的佛事曾委託
楊子佛教禮儀公司辦理,於是乎,獨子的後事,自然也交由楊子處理才放心。一夕間痛失愛子的老夫婦,幾乎是第一時間就通知楊師兄,請楊子協助接回獨子的遺體。
 
後來,老夫婦的兒子火化進塔,從此與安奉在山上納骨塔的阿嬤作伴。再後來,每年清明、重陽、忌日,老夫婦都不忘上山祭拜母親、探望兒子。奈何他倆在臺灣已無親人,父母俱亡,獨子亦逝,兄弟姊妹均已移民海外,於是乎,唯一能依靠的,只剩下總是能讓他們安心且放心的楊師兄。
 
如此的溫馨接送情請託,楊師兄總是盡力圓滿,因為對家屬的關懷與服務,在在出自於慈悲心和同理心,無一不發自於「誠」。所以,「楊子的服務從不打烊。
 

▲楊子牧師兄在佛前跪拜供燈的專注神情,宛如「誠於內而形於外」的最佳寫照。(攝於菩薩寺)
 
圓滿每位往生菩薩的謝幕演出,是禮儀師的責任
 
基於「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經常出入殯儀館的楊子牧師兄,總不忘隨時留意各家殯葬服務業者的做法。據他觀察,常可見到這樣的情況——禮廳內的家奠禮正式開始後,禮儀人員就跑到室外抽菸或聊天,把家屬親友全丟給司儀一人負責……
【編按】你知道嗎?「奠」與「祭」大不同!坊間慣稱告別式中的親族奠弔儀式為「家祭」,其實並非正確講法。根據喪制禮儀,於出殯前舉行的「家奠」,奠弔對象為新亡者;於特殊紀念日(例如清明、忌日)舉行的「家祭」,祭拜對象則為祖先。
 

因此,楊師兄平日總是一再告誡楊子的禮儀團隊同仁:確保每位往生菩薩的告別式,都是一場圓滿無憾的謝幕演出,是禮儀師的職責。換句話說,禮儀師必須把自己的角色定位為「導演」,每場佛事從頭到尾的所有細節都要面面俱到,隨時隨地都不能掉以輕心。
 
誠如任教於南華大學生死學系的「臺灣環保自然葬協會」理事長郭慧娟老師所言,禮儀服務業是個不能開懷大笑的行業。信哉此言!楊子的禮儀人員在工作當中,確實從不閒聊說笑,更甭提抽菸了,因為——徵才向來高標準的楊師兄,早在面試這一關就把有抽菸、嚼檳榔習慣的求職者給剔除了。
 
就因為時時用心、處處講究,公司規模小而美的
楊子佛教禮儀公司,卻能提供品質不遜於大品牌禮儀公司的佛事服務。從不花大錢打廣告的楊子,之所以能在競爭激烈的殯葬業界屹立不搖逾二十年,純粹靠的是家屬和法師們口耳相傳的口碑而已!但也正因如此,楊子才敢於承接國葬規格等級的名人委託個案(例如前副總統李元簇先生的追思祝福會),並且不負所託地圓滿完成任務!
 

▲確保每位往生菩薩的告別式,都是一場圓滿無憾的謝幕演出,是禮儀師的職責。
 
楊子的革新,開啟臺灣禮儀服務美學思維
 
楊師兄說,注重所有細節,努力做到最好,並不是為了贏過其他同業,而是為了超越自我!事實上,這麼多年來楊師兄只是帶領著楊子團隊默默地埋頭去做,永遠想在前面、做在前面,驀然回首才發現——原來自我要求成為禮儀服務的最高標竿後,根本無須擔心被超越或者被取代這回事!
 
「蘋果電腦」創辦人賈伯斯的知名座右銘,或可借用來作為上述的楊子精神之最佳註腳:「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求知若飢,虛心若愚)這種「永不自滿」的精神,正是「蘋果之所以是蘋果」的理由!同時,也是「楊子之所以是楊子」的原因!
 
自認一生受養父影響深遠的賈伯斯,在自傳中提及擅長木工的養父曾告訴過他:「偉大的木工,就算別人看不到,也不會在木箱後頭使用劣質的木材。」所以賈伯斯在多年後如此告訴工程師:「即使電路板藏在電腦裡面,看不到,我還是要電路板盡可能漂亮。」
 
無獨有偶,楊子牧師兄亦如是說:「即使家屬不了解其中細微差異,或者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禮儀人員都必須盡力做到最好!別人用 30 秒就能隨便交差的事,我們寧可多用 3 分鐘去做到極致圓滿!心存恭敬,心存慈悲,心真意誠的做,做到連自己都會被感動,才能讓別人也感動而心生歡喜。」
 
為什麼
楊子佛教禮儀公司要做到這樣的地步,自找麻煩呢?佛光山星雲大師說過的這段話,或許就是答案:「一個人要經常感動,對別人所做的歡喜感動,對自己所做的也要歡喜感動;每天都應思忖自己如何讓言語行事,都令人感動。」感動,之所以如此重要,只因「感動就是佛心,感動就是佛性,感動是最好的修行。」
 

▲即使家屬不了解其中細微差異,或者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禮儀人員都必須盡力做到最好。
 
殯葬陋習易學卻難改,只因不夠用心又不思進步
 
受過紮實美術設計訓練的楊師兄,同樣地,對於禮儀服務自有一套高標準的美學要求。
 
有感於傳統殯葬禮儀服務的各項流程,因為大家都只知照殯葬業慣例來做,或者一味的模仿抄襲,卻少有人深入思索:「如此做法是否合理?」或者「是否可以有更好的做法?」以致於許多環節流於粗糙,既無美感,更不見用心。
 
楊師兄曾為此幾度遠赴日本,深入考察當地殯葬禮儀業者的做法。相信大家從日本電影《送行者》中即可看出端倪,日本職人在細微處的用心一絲不苟到讓人感動。楊師兄曾不只一次地感嘆:「日本殯葬服務的專業素質,臺灣恐怕還要再過二十年才能趕上。」
 
目睹本土傳統殯葬文化中的種種陋習,楊師兄更不由得感慨:「要改正壞習慣,很難;要養成壞習慣,很快。」這句話特別適用於殯葬業。
 
試以告別式上家屬的穿著為例,
楊子佛教禮儀公司一開始就呼籲以「黑袍」取代傳統的「披麻戴孝」,是因為根據古代習俗,穿麻衣是為了表達極度的哀痛悲傷,然而「人生的結束,雖不是喜事,也不是喪事,乃是一件莊嚴的佛事。」更何況現代人根本不清楚傳統禮俗中各式喪服或孝誌的分別意義,於是不時發生穿錯戴錯的笑話。因此,形似佛教禮服「海青」的黑袍,便成為絕佳選擇。
【編按】楊子認為告別式當天家屬的穿著,不需披麻戴孝,但也不需硬性規定穿黑袍,其實只要服儀整齊、素雅即可,因此有些家屬是改穿白色 polo 衫或者深色西裝。
 
然而,各家業者一窩蜂地改用黑袍取代麻衣,卻忽略了「黑袍」其實是正式禮服「海青」的替代品!佛教徒穿海青的原始用意,在於藉由莊嚴的外表來顯現內心對三寶的虔誠與恭敬,因此穿著黑袍的重點,同樣在於莊嚴。
 
奈何許多殯葬業者「不知其所以然」,提供家屬黑袍時也不管合身與否(正確的海青穿法,下襬須及腳踝),以致有些家屬宛如只是穿著黑色的長版上衣,根本稱不上正式「禮服」;更荒謬的是,有業者教導家屬黑袍最下面的繫帶不必綁,而殯葬業相互模仿的結果,就是到處都可看到黑袍兩側下襬垂著兩條帶子的家屬,既無美感,更有失莊嚴。
 

▲佛教徒穿海青的原始用意,在於藉由莊嚴的外表來顯現內心對三寶的虔誠與恭敬,因此穿著黑袍的重點,同樣在於莊嚴。(攝於基隆市立殯儀館)
 
美學理念與楊子相應的家屬:李安導演
 
除了前述的黑袍穿法,多年來,楊子一直不斷在努力革新諸多有失粗糙或用心不足的殯葬禮儀服務項目,其中最顯而易見的,就是佛事會場的布置!從前的告別式會場,四壁懸掛的布幔幾乎千篇一律都是慘白的冷色調和刺目的豔黃色,彷彿在不斷提醒著大家這是哀傷至極的喪事,但是視覺上的感受其實並不舒服,甚至有時還帶著點肅殺、恐怖的感覺,楊師兄因此決心動手革新——
 
他把素白與豔黃的布幔,全部統一成香檳金的暖色系,甚至細心考量到殯儀館禮廳的座椅也是會場布置的重要一環,於是他特地找人訂做同色調的高雅椅套,於是,佛事會場從此有了讓人耳目一新的氛圍,莊嚴中透著溫馨,高雅中帶著溫暖。楊師兄首創的「楊子美學風格」,為殯葬業開啟了別開生面的美學思維!誠如我們今日所見,香檳金色調的會場布置,如今幾乎成了全國各地禮儀業者的制式規格。
 
楊子佛教禮儀公司承辦過的個案中,不乏與我們的美學理念極其相應的家屬,其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李安導演。
 
看過李安導演的作品,應該能大概理解他細膩的美學風格,例如絕大部分在棚內拍攝完成的《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片中所運用的燈光美學正是成就這部電影的一大功臣。由此不難想見李安導演對於父親李昇校長追思會的各項細節,會有多麼的講究,尤其是會場布置!李安導演與楊子公司反覆溝通討論,最後決定打造一場宛如電影的告別式——
 

楊子根據李安導演提出的構思,特別設計出融合了李昇校長生平點滴的大型海報為主景,海報的背景並完美融入李昇校長最愛的海景,以及他親書的〈出師表〉墨寶;周邊布置則是搭配《臥虎藏龍》電影中的場景元素「墨竹」等植栽,楊子為此費盡心思在全臺搜索,好不容易才湊齊李安導演要求的 400 棵三、四米高的墨竹;而為了營造電影中特有的美學風格,楊子又配合李安導演的想法,精心安排設計了由下往上打的特殊燈光……
 


▲李安導演與楊子佛教禮儀公司反覆溝通討論,最後決定打造一場宛如電影的告別式。(攝於臺南市立殯儀館)
 
李昇校長的追思音樂會,就在他往生後第七天舉行,
楊子佛教禮儀公司接到李安導演的委託時,已經只剩下不到六天,但是為了圓滿李昇校長的佛事,也為了圓滿李安導演以自己熱愛的電影為父親送行的願望,楊師兄帶領著楊子的禮儀團隊成員馬不停蹄地四處奔走,終於逐一解決了種種難題,包括商請臺南市府指示殯儀館整修、啟用可容納 400 多人的全臺最大禮廳;包括商請軍方在告別式當天上午停止例行的飛行訓練,因為戰鬥機的飛行路線會經過殯儀館上空,屆時噪音勢必會蓋過禮廳內司儀的聲音以及李安導演要求播放的電影配樂……
 
回憶起當年那場盛大的追思音樂會,楊師兄至今難忘;楊子沒有辜負李安導演的期望,更讓他深感慶幸。不過,「從那之後,全國各地殯葬業者就開始流行在告別式會場布置大海報了。」說到這裡,楊師兄露出了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待續)
 
 
延伸閱讀1中天〔美的 in 臺灣〕節目專訪側寫:「楊子」的故事(上)、【中天〔美的 in 臺灣〕節目專訪側寫:「楊子」的故事(中)】、
中天〔美的in臺灣〕節目專訪側寫:「楊子」的故事()之二
 
延伸閱讀2:【李前副總統追思紀念短片:臺灣寧靜改革的工程師】、【李前副總統元簇先生追思祝福會 全程紀實精華
 


※ 拍攝花絮圖說兼後記:

▲「美的 in 臺灣」拍攝工作的空檔,子牧師兄特別向中天工作人員介紹認識秋山堂的美君店長(左一),雙方相談甚歡。
 

▲看出來了嗎?謎底揭曉:子牧師兄在讀的經文,是〈大悲咒〉。只不過這本經書並非《法華經》,而是《金剛經》!你猜對了嗎?
 

▲子牧師兄在菩薩寺大殿裡供燈禮佛的這一幕,「美的 in 臺灣」攝影團隊足足拍了近個把鐘頭,只見攝影師不斷變換各種取景角度與高度,只求拍出最美的畫面,用心令人感動。
 
 
【特別感謝】

 秋山堂—臺中國美館
 菩薩寺

 基隆市立殯儀館
 臺南市立殯儀館



 
 

自 2014-03-01 起, 您是第 206,186 位訪客, 今日您是第 77 位訪客
Copyrights © 2013 leni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