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

簡單.節約.愛地球~一次搞懂「環保自然葬」

楊子佛教禮儀 · 臺中訊】
 
▲斗六市公所的樹葬宣導影片,質樸地訴說回歸大地生生不息的自然哲理,並特別引用饒富深意的吳晟詩句為短片作結,在在觸動人心。
 
正如以上分享的短片中所引用的吳晟詩句,「每一片落葉,輕輕鬆手/都是為了讓位給新生」,選擇「環保自然葬」,其實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為了我們的子子孫孫,同時,也是為了感謝大地滋養萬物的恩澤所做的一點微薄回饋。
 
認識「環保自然葬」,先理解「環保」真諦
 
環保,儼然已成為新世紀的普世價值,許多人都以為這是走在時代尖端的新潮觀念,但你可知道,其實早在兩千五百多年前,佛陀就已經在推廣「環保觀念」——釋迦牟尼佛教導我們,世間萬物皆是因緣和合而生,換句話說,一切有情與無情眾生都是相互依存的關係,彼此可謂生命共同體。佛教認為,人類只是構成自然生態環境的諸多因緣其中一環,就如同宇宙並非以地球為中心,娑婆世界也不是以人類為中心的。
 
環境保護、永續發展,並不是站在食物鏈頂端憐憫其他低等生物的傲慢口號,或者一切仍以人類利益為先的訴求;與自然萬物和諧共生的平等心態,才是我們追求環保的正確出發點!而具備了這樣的共識,我們將能更深刻體會「環保自然葬」的真正內涵!
 
地窄人稠條件下的趨勢,環保自然葬在臺萌芽
 
「環保自然葬」的概念,在臺灣各地開始萌芽也不過是近十年來的事。不可否認,政府單位起初推動遺體火化與自然葬,無非基於土地資源不足之類的現實考量;而臺灣地窄人稠的條件,再配合上近年來國人的環保意識覺醒,更進一步催化了此一綠色殯葬趨勢。
 
根據內政部去年公布的民國 104 年統計資料顯示,臺灣的遺體火化率,從二十年前不到五成的比例,到如今已超過 95%,在全球排名僅次於日本;至於自然葬的比例,也成長到一年近萬件,約為十年前的二十倍。不過,儘管從以上數據可看出這些年來推動簡葬、節葬的政策有成,可惜的是環保自然葬的件數只占整體比例的 5%,連一成都不到,由此可見我們對於綠色殯葬的觀念推廣,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國內常見的環保自然葬,大致分為植葬、海葬
 
所謂的「環保自然葬」,或云「綠色殯葬」,早已被聯合國列為前景可期的一大綠色產業,也是許多先進國家大力推廣的殯葬型態,鼓勵人們以自然、環保、節能、簡約、可循環利用等概念,來處理遺體,不占用過多的土地資源,除了常見的海葬、樹葬、花葬、植存等形式外,各國殯葬業者不斷推陳出新,甚至發展出冰葬、太空葬、珊瑚葬、鑽石葬等新奇選擇,堪稱為對生態環境最友善的創意殯葬文化。
 
廣義來說,不刻意抑制遺體的分解,甚至於加速其分解,使遺體得以迅速被大自然回收,都可以算是環保自然葬,例如西藏的天葬。不過,本文所要介紹的,是狹義的環保自然葬,亦即人們基於土地的循環利用以及回歸自然的概念,對遺體的一種埋葬處理方式。
 
「環保自然葬」在臺灣已有十餘年的發展歷史,大致有陸上的植葬、海上的海葬這兩類,植葬者一律不設墳、不立碑、不記亡者姓名;不過,無論植葬或海葬,都需要先將遺體火化,然後把骨灰研磨成顆粒更細的骨粉。
 
國內現行最常見的自然葬,如果用處理骨灰的動作來劃分,可大略分為土埋、拋灑這兩種;而若以骨灰回歸自然的地點來區分,則可分為公墓內、公墓外這兩種,公墓外又另可分類為陸地與大海。簡列如下表:


一、樹葬/花葬
 
亦即將研磨處理過的骨灰,帶到有提供樹葬的公墓墓園,裝在可分解的環保紙袋內埋入地上人工挖掘的小坑洞中,或直接將骨灰倒入坑洞,再於其上種植樹木(樹葬)或者花卉(花葬);抑或是直接在墓園內的樹木根部周圍土地埋藏骨灰。
 
目前全臺各地可實施骨灰樹葬、灑葬的公墓,計有 31 處(以民國 106 年 1 月底的內政部統計資料為準),其中不乏免費者,至於需付費者,收費標準多在萬元之內。

 
【編按】查詢全臺各地環保自然葬園區。 

 ▲臺北市富德公墓「詠愛園」,是由福德坑垃圾掩埋場改建的樹葬墓園
 
二、灑葬(陸地)
 
亦即將研磨處理過的骨灰,帶到有提供灑葬的公墓墓園,直接將骨灰拋灑於地面,或者掘洞埋入土中。
 
※ 樹/灑葬名人:前法務部長陳定南、舞蹈家羅曼菲、廣告教父孫大偉、藝術家陳綾蕙、作家劉枋、罕病兒曾晴。
 
三、植存
 
亦即將研磨處理過的骨灰,帶到政府規劃的地區(非墓園),裝在可分解的環保紙袋內埋入地上人工挖掘的小坑洞中,或直接將骨灰拋灑於地面;因自然葬園區規定禁止焚香燒金或祭祀供品,因此通常是以拋灑鮮花花瓣來代替。
 
目前國內可實施植存的(公墓外)園區僅有兩處,皆位於新北市,其一是由法鼓山負責維護管理的「金山環保生命園區」,其二是「三芝櫻花生命園區」。此二園區的申請,均不限設籍地,而且一律免費。
 
※ 植存名人:東初老人、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新聞界名人葉明勳、作家曹又方、前中油董事長陳朝威、前副總統李元簇

李元簇 前副總統 追思會 告別式 法鼓山 植存 植葬
▲2017 年 3 月初病故的前副總統李元簇先生,身後植存於法鼓山的「金山環保生命園區」。
 
四、海葬
 
海葬其實就是在海上施行「灑葬」,亦即將研磨處理過的骨灰,帶到政府規定的合法海域內拋灑。一般常見的做法是:雇請可載客船隻,至港口防坡堤最外端向外延伸六千公尺半徑扇區以內的海域,把裝在可分解紙袋內的骨灰,連同紙袋一起拋入海裡;因政府明令禁止撒冥紙,因此通常是以拋灑鮮花花瓣來代替冥紙。
 
目前可辦理海葬的縣市有:臺北市、新北市、桃園市、臺中市、臺南市、高雄市、宜蘭縣、花蓮縣、臺東縣等九個縣市。由於臺灣海域在冬季常因東北季風導致海象不穩,所以海葬多是在 5 至 10 月間舉辦;但若是在夏季舉行,尚需留意避開颱風時節。因此,臺北、新北、桃園合辦的聯合海葬,每年都是固定在 5 月間辦理。
 
※ 海葬名人:教育家吳稚暉、哲學家方東美、作家張愛玲、作家柏楊、民歌手潘安邦、臺中港務局前局長陳鳴錚、臺南一中前校長李昇(名導演李安、李崗之父)。

▲臺中港的第一任局長陳鳴錚,移山填海在沙灘上完成建港,締造國內工程史的創舉。2013 年陳前局長以百歲高齡辭世,家屬遵照其遺願在臺中港海域舉行海葬,了卻他繼續守護這座港灣的心願。
 
五、其他
 
除了上述的葬法以外,國內目前也有地方配合舊墓更新政策,開始推行「壁葬」,簡言之,即是以美觀又節省空間的「納骨牆」取代傳統的納骨塔,根據南投縣原住民鄉已啟用的納骨牆收費標準,一位僅需 1 萬 2 千元,價格遠比土葬或進塔便宜。
 
自然葬好處多,環保、省事又省錢
 
相較於傳統的土葬、火化進塔等葬法,環保自然葬的好處多多!最顯而易見的,就是對環境友善,因為骨灰可以直接被大自然分解、回收,且有利於土地資源的永續利用,死人不需再與活人爭地。
 
其次,就喪葬文化來看,自然葬不但葬法簡單,甚至於日後的祭祀,家屬也可以選擇「線上祭拜」,大幅簡化傳統的掃墓祭祖流程。例如新北市即設有「電子追思」網站,臺北市亦設有「生命追思紀念網」提供線上追思及祭拜,使用者可留言寫下對故人的思念,網站會以動畫形式將思念與祝福寄往天上。
 
再以經濟層面而言,相對於土葬墓地、骨罈塔位的收費,自然葬真的是「省很大」!以土葬來說,一般公墓起碼近萬元,造墓至少也要 6 萬元以上,若再加上出殯費用,合計下來最少大概也要 20 萬元以上;更何況公立墓園均有規定,年限屆滿即須遷出,以利於土地重複使用,因此即使一開始選擇了土葬,到最後還是要火化進塔,怎麼算都不划算。再就納骨塔而言,公立塔位單價平均 5~10 萬元,而若是私立塔位,從數萬到上百萬元都有可能。
 
相較之下,自然葬的費用就少得多了,收費大都是 1 萬元有找,最多也不超過 2 萬,有些公立的植葬園區甚至是免費的;即使是海葬,也可以考慮參加免費的縣市聯合海葬。如此盤算下來,參加地方政府舉辦的聯合公祭並選擇自然葬,最是經濟實惠,從追思會、火化到自然葬,幾乎統統都免費。
 
 
法鼓山積極推動自然葬,體現四重環保精神
 
誠如前文所述,國內目前僅有兩座植存園區,其中最早成立的「金山環保生命園區」,其實原本屬於法鼓山,事實上,園區目前的維護管理,也是由法鼓山負責的。說起法鼓山與生命園區的因緣,那得從創辦人聖嚴法師說起——

國內推行環保自然葬的第一人:聖嚴法師
 
一向歡喜自在看待生死的聖嚴法師,堪稱為國內推行環保自然葬的第一人,他積極教導人們用佛法觀念破除地理風水的迷思,同時告訴大家,只要心無罣礙,日日是好日,無須執著所謂的吉時。而在具體行動方面,他不但主動將法鼓山建置好的植葬園區無償捐贈給政府,成立「金山環保生命園區」,並且早在 2007 年,他就將師父東初老和尚的骨灰植存於此。
 
至於自己的身後事,聖嚴法師是如此交代的:「我死後,不需鋪張的追思與傳供,不需布置得富麗堂皇的靈堂。我已預立遺囑,身後既不設牌位、不立碑、不築墳,也不建塔。至於後人對我有任何評論,不重要,也與我無關。我沒有個人財產,即使著作權也屬於僧團。我的身體,用薄薄的棺木封釘,火化以後,也不必有一個骨灰罈來占地方,骨灰就灑在法鼓山的環保生命園區。所有我有形的一切,就在這世上永遠消失。」
 
於是,聖嚴法師在 2009 年捨報後,法鼓山僧團即遵照其遺囑,將他的骨灰植存於園區內。
 
▲2009 年 2 月 15 日【中天新聞】報導了聖嚴法師的植存過程,當時的正副總統馬英九、蕭萬長分別親手植存法師骨灰入土。
 
自然葬符合四種環保:自然、禮儀、生活、心靈

聖嚴法師畢生倡導心靈、生活、禮儀、自然環保,他認為自然葬法可以完美體現這四重環保精神。
 
環保自然葬以知福、惜福為初衷,一不破壞既有景觀,二可循環利用土地,不造成後代負擔,三有助於人類與自然生態共存共榮,骨灰入土後,化作春泥更護花——這是「自然環保」。
 
環保自然葬簡化了殯葬儀程,既不需要香燭冥紙供品,也可以省略傳統禮俗的繁文縟節,以一瓣心香,祝福往生者放下萬緣,自在回歸天地——這是「禮儀環保」。
 
環保自然葬一改傳統殯葬風俗慣見的鋪張浪費,減少人對土地資源的占用,並且順應自然、反璞歸真,實踐了節葬、潔葬的精神——這是「生活環保」。
 
環保自然葬追求天人合一,不設墓塚,不立墓碑,捨離一切外在形式,讓人學會歡喜自在看生死,也使「慎終追遠」得以回歸一心——這是「心靈環保」。
 
正如職司生命園區事務的法鼓山關懷院法師所言,「佛教的觀點認為,一草一木都有佛性,不能因為它沒有發出聲音,就忽視它的存在。師父提倡環保,正是要尊重大地萬物的生命,當人們的心,能夠對每一事每一物善加珍惜保護,自然而然會關注環保問題,這就回歸到一個寬闊的慈悲心懷,亦即心靈環保。」
 
地方政府開始推廣,詩人吳晟催生出森林墓園
 
觀念的革新並非一朝一夕間的事,一如法鼓山推動環保自然葬,儘管起初社會上幾乎無人重視,但歷經十多年來的努力,終於獲得愈來愈多的迴響,選擇自然葬者逐年增加,各地方政府也開始重視而大力推廣,由廢公墓改建成樹葬墓園的彰化溪州第三公墓,即是最佳例證!
 
此一「廢公墓重生」計畫的最大幕後功臣,其實是十餘年來在彰化故鄉推動平地造林運動的「種樹詩人」吳晟,他特地捐出自己培育的臺灣原生樹木,將第三公墓打造成綠意盎然的「森林墓園」——溪州靜心園。一如他的詩作〈森林墓園〉所言,「種一棵樹,取代一座墳墓植一片樹林,代替墳場」,吳晟捐贈的兩百棵烏心石遍植於墓園中,讓這片原本陰森荒廢的墓地蛻變重生!
 
溪州鄉公所以吳晟的詩作為藍圖,將靜心園營造出「不一定清明節日/想念的時陣/相招前來澆澆水貼近樹身輕撫擁抱也許可以聽見亡者仍在身旁,諄諄叮嚀」的意境,盼能藉此順便改變人們對於喪葬的思維與習慣,追思故人不再只限於清明或忌日;想念的時候就來走走,徜徉在自然的懷抱裡,就如同在故人的懷抱裡。
 
環保自然葬,讓人與自然變得更親近,因為人與自然由此可以真正合為一體,對往生者的家屬來說,故人已化為千風,化為大自然裡的一草一木,與天地萬物和諧共存——在溫柔輕拂的微風中,在閃耀著日光的林梢間,在鳥兒歡樂的鳴唱裡。於是我們知道,「泊靠在每一棵樹下的魂魄安息著仍然生長無論去到了多遠總會循著原來的路徑回到親友的懷念裡」。
 
▲吳晟的詩作〈森林墓園〉,是溪州靜心園的整建藍圖,讓原本陰森的傳統公墓從此搖身變為生機蓬勃、群鳥鳴唱的踏青好去處。
 
給世界最好的禮物,給子孫最好的祝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一千多年前,李白就告訴了我們:對無垠無涯的天地來說,萬物眾生都只是暫居其中的旅客;對亙古亙今的光陰而言,人間百代都不過是過眼匆匆的一瞬。既然如此,又何必拘泥於身後的墓葬形式?誠如東初老人所言,「做人不要那麼愚蠢,既知活著時這樣那樣都是幻相,死了後還要一座墳墓,豈非可笑。」
 
世間緣起緣滅,一如花開花落,「無所從來,亦無所去」,何須罣礙?正如同那首令人低迴不已的〈千の風になって〉(中譯為千風之歌或化作千風)歌詞:
 
「請不要佇立在我的墓前哭泣,因為我並不在那裡,我並沒有沉睡不醒沒有離開人間,而是化為千風,我已化身為千縷微風,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秋天,我化身為陽光,照射在田野間;冬天,化身為白雪綻放鑽石光芒。晨曦升起時,幻化為飛鳥輕聲喚醒你;夜幕低垂時,幻化為星辰溫柔守護你。」
 
是的,放下萬緣之後,回歸自然化作春泥滋養花樹,或者與眷養水族的汪洋融為一體,正是我們能回饋給這個世界最好的禮物,也是遺贈給後代子孫最好的祝福。
 
▲日文歌千の風になって〉目前已有多種語言版本,特此推薦臺語版的化作千風

【編按】觀看中文國語版〈化作千風〉:https://youtu.be/Cx7zHKX5W-k
    觀看日文合唱版千の風になって(中文字幕):https://youtu.be/JRtwNqlV4X4
 



 
 

自 2014-03-01 起, 您是第 176,128 位訪客, 今日您是第 93 位訪客
Copyrights © 2013 leniency. All Rights Reserved.